廣州人對“廣場”,一定有著某種特殊的情結,以至於什麼東東都可以冠個“廣場”的名。它可以是個公園,比如花城廣場;也可以是個商場,比如正佳廣場、中華廣場;還可以是個寫字樓,比如中信廣場;甚至可以是個批發市場,比如海印廣場;最不濟的話,還可以是個工地———比如海珠廣場。
  可憐這個叫做“海珠廣場”的工地,在過去11年裡被圍蔽7年後,即將迎來新的更大的挖土機。廣州規委會日前通過的一項決定顯示,整個海珠廣場將新建兩個項目———地上崛起兩棟摩天大樓,地下開挖10萬平方米。
  如今的廣州缺寫字樓嗎?不缺,缺地下商場嗎?不缺,缺的一定是顆包容的心,這顆心已經逼仄得容不下一寸空閑的土地。眾所周知,這塊大工地周邊已經旺得插不進半根針,往東是泰康路幾個大型批發商城,往西是萬菱玩具批發城,一德路是海味批發一條街,往北是北京路,中間只剩下這麼一塊可以喘氣的空地……
  那些在廣場上思考過人生的古希腊哲人們,如果知道今天的廣州人把“廣場”二字糟蹋成這個樣子,一定會氣得活過來吧。這些廣場上的先哲們,曾經賦予廣場崇高的寓意,它既是展示權力美學的聖地,更是民主集會、思想交流的市民空間。這一點,從海珠廣場的崢嶸歷史中也可以得到印證。這座位於廣州舊城中軸線與珠江交會處的廣場,見證了海珠橋被炸與重修、解放軍進城等重大歷史事件,在不少老廣人的心目中,其地位堪比北京城裡的天安門廣場。即便是今天,再多的新式廣場,再多的造型與花樣,恐怕也無法到達海珠廣場當年的精神高度。
  如今,“廣場”的榮光已經褪去,海珠廣場只剩下斷壁殘垣的現實,以及霓虹閃爍的單調想像,當人們走在花城廣場鬱郁蔥蔥的人造景觀里,會否想到廣州城裡曾經有一個叫做“海珠廣場”的精神高地?發生在海珠廣場身上的榮枯史,會否發生在50年後的花城廣場?我不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,唯有憶及王則楚老先生曾經的一句話:廣州城大拆大建了30年,也該到了過過日子的時候。
  將要新建的海珠廣場,會是一個可以讓市民過日子的廣場嗎?
  □孫不熟  (原標題:[街談]海珠廣場的榮光與未來)
創作者介紹

弦子

gg22ggvhq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